都市

耀星之天陨五十最后一战下

耀星之天陨 五十:最后一战(下)

陆修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是不妙,但是他对于凌易辰的这个技能也没有办法啊!无奈之下,只好用些技能来保护自己了,毕竟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御嘛!

“烈空火雨,坠地炎柱!”陆修取一团火焰,随之向上抛起,到达一定高度时,火焰化成一片火云,火雨刚从火云里出来,便在陆修的上方几十里处盘旋着,盘旋的火焰狠狠地砸向地面,一道火柱直线升起,将陆修包围在里面。他这也是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

过了不久,陆修手按在地面上,火柱消失了,天上的火云也消失了。但是火柱消失时,气体想周围散开,陆修的火焰之力大过凌易辰的紫晶黑炎,所以,凌易辰的火焰也就被灭掉了。

凌易辰对于陆修这种棘手的对手还真是感到意外。“天云封魔斩!”凌易辰将剑指向天空,剑身周围被白色的灵力包围着。剑插入接触地面,剑刃划过,一道剑气沿着地面直线前行。凌易辰又迅速地发出了两道剑气。

“狂烈圣域决!”这个技能要比狂烈炼域决还要强一些。两种技能碰撞之后,产生的后坐力使得他们两个都后退了不少距离,其中

耀星之天陨五十最后一战下

,他们离那竞技台之外只差那么几步,可见这两种技能碰撞之后是有多么可怕。

“呼!好险啊!要是这后坐力在大一点的话,恐怕我就掉下去了。”陆修感慨道

凌易辰倒是没说什么,他黑着一张脸,眼睛还是闭着的。他向前走了几步,睁开眼睛,赤红色的眼睛充满着杀意,似乎与那一次在棱澈学院那里一个样。澈立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看向了月临纪,问道:“是你在帮助他吗?”

“不,这并不是我,而是他的武器,那一把名为孤傲的剑,更为关键的是他刚才使用的技能,天云封魔斩,能够让敌人受到很大的重创,就是他的等级太低了,可这个技能虽好,对于有属性的人来说,这自然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对于他这种无属性的人来说,那便能让他杀红了眼。”

“原来是这样,但是为什么,你会这么了解?”

“这把剑,真身是一把魔剑,陨落,而剑鞘,是深渊,它能够容纳万物,包括人和灵力。这一把陨落,原本是我的配剑,在那个时候,我的属性也很特别,我是暗系的进化版,魔属性,我一手创立了魔族,我也就被魔族的人称为“魔族先祖”!后来我死了,这把剑也就一直流到了这里,谁知道他的运气这么好,能够拿到这个。凌易辰可能是受了这把剑的影响,导致他有了杀意。你可能会觉得在凌易辰面对你的时候,他出现了杀神状态,原因就是这个。如果他一直被这把剑所影响的话,他有可能会成为新一代的魔君。”

“那现在有什么办法能够让他恢复自己呢?”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不能自由操控这把剑了,所以就算是我也不能帮得了他,只有看他自己的内心了。”

陆修觉得凌易辰不太对劲,他现在觉得凌易辰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凌易辰走到了陆修面前,他现在的气势使得陆修站不起来,他邪笑着,剑指着陆修,准备抬手看下去的时候,手却停在了半空中,他捂着自己的额头,同时剑也从手中滑落。

凌易辰跪在了地板上,双手抱着头,他的眼睛由红色逐渐变回黑色,之后,他也就变回了自己。

“喂!你没事吧?”

“还好,对了,刚才我干了些什么,应该没对你做什么吧?”

陆修觉得刚才有一些尴尬。“呃,你刚才有些可怕啊!好在你变回来了,好了,战斗也该结束了!”

“那就继续吧!”

“不,我认输!”

“为什么?”

“你是我的好朋友,我知道科举考试榜首对你很重要,所以,这一路过来我们五个人算是为你解决了不少的麻烦了,而且我对榜首没有多少兴趣,所以,我就认输了,还有,我可不想你在出现刚才的样子啊,那真的是太可怕了。”陆修想起刚才的凌易辰就不寒而栗。

凌易辰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他还是说了一句:“谢谢啦!”

凌易辰和陆修一起下台,他质问着其他人:“说一下吧,你们到底瞒我多少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都是好朋友嘛!这些事情为朋友做一下都是应该的。”

夜晚,凌易辰在房间里还在质问着龙曦玥:“既然都是朋友,那为什么还要瞒着我,还搞得你受伤了。”

“科举考试对于你来说这么重要,那我们又怎么会不帮你一把呢,只是一点很抱歉,我们把你蒙在鼓里这么久,真的是很对不起。但是,科举考试榜首对于你来说有什么意义吗,能够让你拼尽全力得到它?”

“这个,还真的是不太好说,我想,不久之后你可能就会明白了。”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