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

權國3275野望的階梯二

  权国 3275 野望的阶梯(二)

  冬雪飘落的广袤大地上,起伏丘陵之地,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大军正在向西前进

  寒冷的北风裹着雪花打在脸上,普达米娅凝视着这支向前开进的大军,目光所及,一片旌旗飘扬如海,刀光似雪,长矛如云,气势如虹,军容鼎盛,内心更是充满了自信,这支大军不是为了所谓的教宗而战,而是为了自己,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先前大军和圣殿骑士们跟随自己,是因为自己是教宗,现在圣殿骑士们和大军跟随自己,是因为自己是普达米娅,那个以一己之力扑灭了南方霸主埃罗帝国的女武神普达米娅

  教团国边防军的倒戈,教团国门户大开,消息传回埃罗北部的普达米娅麾下的教团军本营,全军低沉的士气立即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暴涨,边防军都倒戈,这就是说回国再无任何阻碍,这对于已经在埃罗北部作战了大半年,归国心切的教团军士兵来说,简直就是做梦都能笑醒的事

  当天下午,教团军的将军们就召开了紧急会议,

  普达米娅归国是秘密行为,因为惧怕消息泄露,所以就连麾下的将军们都不知道,如果不是边防军倒戈的消息传到大本营,将军们还以为教宗殿下在埃罗港与帝国皇帝商谈什么呢,没想到,教宗殿下竟然秘密归国在会议上,第十七军团长艾泰德一脸炙热的看向开会的将军们“教宗殿下以女子之身,尚且敢于孤身归国,我等身为教团国军人,难道还不如教宗殿下不成,不管你们怎么决定,我都已经决定紧随教宗殿下步伐,踏入归国之路”

  “艾泰德,你这话就没意思了,我等紧随教宗殿下在埃罗北部浴血征战,一路击败埃罗帝国,击破埃罗王都,哪一个不是早已经将教宗殿下视为此身最值得追随的真正英主,既然教宗殿下选择了归国,那么我等自然是紧随的”一名右脸上有着几道疤痕的壮汉双手按在会议长桌上,嘴角不屑的撇了撇说道

  ”鲁塔说得对,我们要回去,要让那些躲在家里搞鬼的小人们看看,教宗殿下才是真正的教团国之主,当教宗殿下在埃罗北部与埃罗人拼死而战的时候,他们这些卑鄙小人竟然在背后捅教宗殿下刀子,我拉西尔身为教宗殿下麾下将军,必将挥舞手中裁决之剑捍卫教宗殿下的名誉“有一名将军站起身,语气激动的说道

  “对,我等身为军人,必然要誓死捍卫教宗殿下的名誉”其他将军眼睛一亮,纷纷站起身,现在好了,归国有名了本来让将军们纠结的就是一旦跟随普达米娅归国,他们就难免会被长老会判定为叛军,但是边防军的倒戈,让整个局面一下逆转,对于国内的军力情况,将军们还是比较清楚的

  国内的教团军精锐几乎都被抽空了,现在又丢了边防军,等于是连挡风的门都没了,剩下的就是一个圣殿护教军和骑士团,而且还是一个人数残缺的圣殿骑士团,这这两支军队一般情况下都是驻扎在教都圣城耶合亚附近,反观普达米娅一方,五万边防军的倒戈加入,如果在算上滞留在埃罗北部的教团军,兵力上已经不惧国内的力量,对个教团军的将军们而言,改变命运的机会就在眼前,怎么能够放过如果普达米娅殿下归国成功,那么他们就是拥护殿下的功臣,而且他们跟随殿下在埃罗北部鏖战了大半年,身上早就被深深的打上了普达米娅的烙印,此时此刻,不拥护普达米娅殿下还去拥护谁

  虽然决定整个战局的大决战鲁提亚子堡会战,其实是帝国军的背后一击拯救了崩溃的教团军,但是教团军在大决战之前就已经兵压埃罗王都的事实,让将军们都自动忽略了帝国一方的介入,胜利就是胜利,自古以来就是成王败寇的道理,所有的“正义”都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现在占领埃罗王都,逼迫埃罗王室狼狈南迁的,不就是教团军吗

  “既然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那就跟随教宗殿下大干一场”其他将军们纷纷表示

  在留下两万教团军继续镇守埃罗北部后,完成了修整的六万教团军加入普达米娅的归国队伍,与倒戈的五万教团国边防军共计十一万兵力,直扑边界重镇兰城,那里是圣殿骑士团在边界的驻地,负责对整个边界的监视作用,

  兰城之下,普达米娅看着前方城垛处出现了一排排亮晃晃的箭头

  “注意,下面就是教团国的叛逆普达米娅,绝对不能让她踏入兰城”城口上的圣殿骑士团的一名骑士长脸色发白的喊道,下面如云一般的大军,驻守兰城的是圣殿骑士团第九队,共计三千七八百名圣殿骑士,加上护教军,人数约有一万一千人,作为边界上的重甲兵团,装备精良

  在得知边防军倒戈之后,圣殿骑士团第九队将兰城外的军队全部都撤入城内,实悬殊太大,选了固守待援

  面对那无数明亮锋利的箭头,众目睽睽之下,普达米娅毫不畏惧地大步向前,身上穿着教团国教宗的白色圣袍,仰着头,让城头的士兵都看清楚她的面容,清脆的声音传遍城头“圣殿骑士团第九队,我是普达米娅,教团国教宗,我在埃罗北部浴血而战,最终击败欺压了我们数十年的埃罗帝国,阵斩了埃罗皇帝的头颅,现在高举着胜利之旗归国,你们就是这样欢迎你们的教宗的吗“

  ”真的是教宗殿下“

  一瞬间,城头上一排排的箭头混乱地摇晃起来了,惊叫声此起彼伏,,虽然长老会宣布普达米娅为叛逆,但是对于驻守边界的圣殿骑士第九队而言,创造了击败埃罗帝国,占领埃罗王都的普达米娅殿下,明显更像是最符合教义的教宗殿下

  ”是普达米娅殿下“

  ”是阵杀了埃罗皇帝的普达米娅殿下“手执弓箭的射手目光挣扎

  ”不要受到这个女人的蛊惑,她早就已经不是教宗了,她现在是叛逆“那名圣殿骑士长眼见不妙,连忙下令“放箭放箭射死她”却是没有一根箭矢射出那名圣殿骑士长一脸气急败坏,大怒喝道“督战队,违背命令的都是下面叛逆的同党,砍了他立即给我射”在强势的命令下,城头终于射出了箭矢,稀稀拉拉的一阵,准头却是差得惊人,在普达米娅十米内,连一根落地的箭矢都没有

  “我的圣殿骑士们,可还记得当初的誓言,遵从教宗之令,毕生之年,必将覆灭邪恶的埃罗帝国,让圣教之光重回圣城现在到了遵从你们誓言的时候了”普达米娅昂起头,猛然一指城头上那名圣殿骑士长“所有人,听从我的命令,杀了他“

  城头响起如雷般的回应“遵命,教宗殿下”

  “刷”

  一瞬间,上千把强弓同时调转了方向,那个圣殿骑士长只来得惊叫一声“不──”尖锐呼啸声中身上插了无数的箭矢,尸体摇晃两下滚下城头,砰的一声就在普达米娅面前摔成了一团肉酱,血沫飞溅普达米娅伫立原地,无动于衷地看着面前血肉模糊的尸首就在她面前,咯吱咯吱声响中,号称边界最强大的要塞,曾经数次抵挡埃罗军入侵的兰城的大门正在缓缓降落,兰城内高楼警钟在此刻疯了一样的敲响

  教团国边界行省首府,雅姿

  “大人,兰城的圣殿骑士第九队也反戈了叛军已经攻入雅姿城内”

  一名圣殿骑士神色匆忙的进入首府内的圣殿骑士殿堂,首府雅姿距离兰城距离不过三十里,普达米娅拿下兰城后,迅速直扑首府雅姿,几乎是毫无阻碍就击垮了首府一千守军的薄弱防御,普达米娅的教团军用巨木撞开了总督府的大门,在破碎的大门后出现了总督府的卫队,他们刀剑出鞘排成了人墙,但面对破门而入的数量惊人的教团军,甚至还没来得及交手就被这可怕的人潮冲倒踩死,斑斑血迹溅满了庄严的台阶

  “我是霍恩德,你们想要做什么”

  在血迹斑斑的台阶尽头出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高大身影,看到他,震耳欲聋的口号声忽然嘎然而止,士兵们纷纷停住了脚步,圣殿骑士也都收住了手里的十字剑他正是目前的行省总督霍恩德,前圣殿骑士团六大骑士长之一,因为年事已高,辞去六大骑士长职务后,主动请调边界行省担任总督,用有生之年为教团国竖起一道阻挡埃罗人西扩的屏障,在整个边界之地,无人不知道霍恩德大骑士长,这个老人在五年时间内挡住了埃罗人的四次突破性进攻,结果就是老人的两个儿子都战死在边界上,无论是圣殿骑士团还是边军,对于这位大骑士长的都是极为尊敬

  “阿塔克亚,你也叛变了吗”霍恩德目光落在一名圣殿骑士长身上,霜发斑白,浅灰色的骑士制眼一丝不苟,胸口那排勋章表明了他戎马生涯的一生他沉稳地俯视着冲入总督府的教团军,看着在血泊中挣扎的伤者和死者,脸上不由露出流露出痛心的表情

  “尊敬的老师,学生并非什么叛变,而是秉持心中的忠诚信念,以手中十字剑捍卫教宗殿下,为教宗殿下而战,为教团国存亡而战,这不正是当年你教导学生的吗”那名圣殿骑士长脸色微变,在霍恩德的目光下不由自主地一阵心虚,缓缓后退,这个垂暮的老者有一种莫名的威严

  “霍恩德大人,没想到还能见到你”突然,密集的士兵群如潮水般分开一条道来,圣殿骑士们一脸炙热,一个披甲的俏丽女子在上百人的簇拥下缓缓走来,她做个手势,跟随的部下在原地停下了脚步,她独自一人缓步走上了台阶,与霍恩德相隔十个台阶,停住了脚步,两人目光对视,

  霍恩德目光如刀,神色凝重的说道“你为什么要回来,你在埃罗北部已经取得了占领,有了那么大一片肥硕之地,就算不会回来,也一样不会有人拿你怎么样的你想过依照目前教团国的内部情况,如此规模的内战意味着什么吗”

  普达米娅微微欠身,态度很恭谨“很抱歉让你卷进来,但这是我的国家

  ”

  “殿下已经决定了吗”

  “当然,否则我不会出现这里的”

  “为此,将国家推向分裂也在所不惜吗,率军作乱,发动叛变,殿下,想想将来的国史上,您会留下个什么名声”

  ”教团国的最高权力是长老会,而不是教宗,这本身不就是叛逆吗

  “不知道霍恩德大人认为,是我普达米娅会遗臭万年,还是长老会遗臭万年‘普达米娅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在这个血腥味扑鼻的厮杀场上,敌对的双方首脑却娓娓的交谈,气氛说不出的怪异,数千教团军拥在院子里却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如果教宗只是长老会的傀儡,还有考虑名声的需要吗当初大人不就是因为看不惯长老会对于南方的残酷镇压,才愤然离开的吗“

  普达米娅声音顿了一下,才缓声说道”霍恩德大骑士长,你无愧于圣殿骑士的称号,跟随我吧,让我们一起来拯救这个国家,真正的圣教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对待南方部族也不应该如此苛刻,这次在埃罗北部,我看见了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如果我们一直在这样的烂泥滩里浪费时间,圣教的光明只什么时候才会重回圣城”

  霍恩德露出个无奈地苦笑,摇头说道“拯救国家,让圣光重回圣城,殿下,我太老了,拯救国家或是毁灭国家,那些伟大的目标,我已经老眼昏花无力分辨我只知道圣殿骑士的职责是维护圣教,既然殿下准备要毁灭一个旧时代,那就不应该放过我,因为我也是旧时代的一部分,我的年纪太大了,对您已经没有用了,成全我吧”霍恩德微微一笑,对着普达米娅调皮地眨眨眼,陡然提高了声量“抱歉,我不能容许叛逆践踏圣城的光辉”

  普达米娅沉默了一阵,抬起手下令“杀了他”

  士兵如潮水般轰轰隆隆涌上台阶,将那个老人淹没了不忍看到血肉横飞的场面,普达米娅转身走出了总督府

阜新治疗白斑病费用
抚顺治疗精囊囊肿费用
吐鲁番治疗阴道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