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麒麟之王第六十四章风火兄弟及风老子的怪招

麒麟之王 第六十四章 风火兄弟及风老子的怪招 3

3

每个人的呼吸都很急促,特别是阿木——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兴奋——他已经很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

三条船,有两个头目,分别来自两个团的xiǎo分队里,都是魔兽人一个魔蟹人,巨蟹,像牛车一般大的身躯,甲壳坚而硬,自然的铠甲,八条腿长而利如刀,一双巨钳闪闪发亮,是修理机器的好工具,当然修理人也不在话下;腹门不是很大,门连着“屋子”,看上去像一间xiǎo酒肆或茅房;背甲同样坚硬,有恶魔一般的脸谱图纹,十分狰狞,十分神秘,左右有两排刺,中间更有一个像角一样的坚硬物——寒光闪闪,除了用来杀人的还有什么用呢他叫谢斗,是海鬼团的一个xiǎo头目

另一个是魔贝人,虽然也有个人形,女人一看见就不是十分的喜欢:他很软,软得像一滩奶酪,更难听的是一坨屎这个软体动物,简直比那些该死的文人还要软,甚至比软蛋还不如这只是滩肉,软得连手脚都成了一块,上面只有连个xiǎo黑diǎn,也就所谓的“眼睛”了,下面还有一大*,也就是“嘴”了他虽然软,但却背着两片沉重的扇形贝壳,上面花纹似锦,每个女人看见了都喜欢得不得了——它是如何撑得起这贝壳的呢或许正因为背着这么一贝壳,压得他只有一滩肉它是恶鬼团的xiǎo人物,叫“贝多愤”,是一个典型的愤青

其他人,虾兵蟹卒,有两百多人

“骨头们,杀”独眼宝宝高举着剑,左眼发亮着,显然有diǎn激动

“等等——”吴亮示意大家轻松diǎn,在独眼宝宝的耳畔道,“你急什么,人家説不定不是来打架的呢”

独眼宝宝道:“海盗,不是必你杀我就是我杀你的啦,等什么等被人痛宰么”

“这绝对是真理但是——”吴亮拍着他的肩膀道,“盗亦有道嘛~~”

他转而对着对面的船拱手道:“两位xiǎo哥,不止有何贵干呢”

“你第一天在黑海混么”谢斗冷笑,嘴巴像窗户一样一张一合,“当然是来收过路费的”

吴亮叹了口气道:“原来黑海是你们的”谁都知道哦这话所带的讽刺

“若是平时,你们这堆臭骨头早就被扔下海了”贝多愤从*里透出的话,説起来真的像放屁,意思也和放屁差不多,“今天,也没空给你们玩,乖乖合作可保性命”

吴亮笑道:“不知要多少路费呢”

谢斗道:“金银珠宝不要,只要你们所有的水和粮食”

“哦”吴亮捋着胡子笑道,“不要金银珠宝和性命,这倒不符合海鬼团和恶鬼团的作风”

“少废话,你到底给还是不给”贝多愤放的屁更响,几乎引得在场的人大笑起来

笑得最开心的,当然是吴亮了:“听説你们正围着幽灵岛溜达,是不是粮尽水完了”

“就像精尽人亡一样么”风老子忽然补充了一句,全船的人都笑了起来,当然那三只船的也想笑的,但只有强忍住,因为他们的头头脸色看起来十分的难看

贝多愤指着风老子怒道:“你这疯老头,xiǎo心我把你脑袋砸开几个洞”

风老子不説话,青筋暴起,已咬碎了钢牙——虽然他的牙齿本来就不堪一咬——他最恨别人叫他“疯老头”了但他为什么不做声不出手呢

“你的意思就是不给啰”谢斗暴怒道,“咬碎钢牙

吴亮笑道:“给水和粮食,这不是把我们的性命当赠品了么所以呢,你们想要,就过来那吧~~~”

“这和我刚才直冲过去有什么不同吗”独眼宝宝搔着脑袋道

“当然不同~~”吴亮笑道,“因为我要抢你的口号了——骨头们,不冲”

不冲

不冲也要喊出来么

“不冲,难道等死么”独眼宝宝怒道

“对,等他们死”吴亮淡淡道,眼光里充满了自信,聪明人就会干出不一样的事,独眼宝宝想,否则他怎么会成为军师呢他默允了这种懦弱的

这边的人强忍住笑,那边的人却已笑得前仰后翻了,然后响起了一个响亮的口号:“兄弟们,杀过去”

他们刚响起哄,忽然一个嗓子也杀破天的响起来了:“等等”

大家都怔住了,喊话的不是风老子,确实阿木——他的怒气已忍住多时了

“你们都不要动”他怒道,“我来会会你们,—挑众”

口气真大,一打两百,他们原本脚步都迈了起来,此刻再次惊呆了,竟忘了听命了,然后,他们大笑了起来,前仰后翻者一波接一浪,甚至在他身后的船员都禁不住之笑了起来

“我以为那个老头最疯了”贝多愤笑得软瘫了——他本来就软瘫了,“想不到比他疯的还大有人在”

“你这滩恶心的臭肉,看我如何收拾你”

阿木忽然施展轻功,再要起不料一只脚拌着了栏杆,“咚”的一声掉进了海里,还传来了“我不会游泳”的呼喊声

这次,无论是谁,都忍不住笑了,大家根本就不像要大动干戈的样子,倒像是来欣赏一出戏剧一样,早就预备了要耍泼嘴皮的了

“真够丢脸的”一个短衣衫的掉了半边脑壳的骷髅飞掠而过,轻踏着浪花,十一分的潇洒,一把抓起阿木,将他甩回船上,再踏浪而回

这档案博得了不少的掌声

阿木捂着撞坏了的脑袋爬起来,道:“你是”

“我是‘浪里白骨’,是个水手刀客”那个骷髅拍着腰间一把黑鞘刀笑道

“我想説的是‘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呀’”阿木尴尬而怒道,“我喊救命不是真的,只不过想让他们轻敌然后”

“要不是我救你,你早就死了成了个溺水鬼了”

“要不是救我,我早就把他们干掉了”

“拔出你的刀”浪里白骨冷冷道,就算骨头是摆不出任何表情的,从他冒烟的半边脑壳都知道,他愤怒了

“我没有刀”

“拔出你的家伙”

“”

“拔出你的木头”

“你想干嘛”阿木搔这脑袋,不解中似乎带着一diǎn兴奋,似乎能预感到有事发生了

“想杀你”

阿木的兴奋劲儿终于来了——这就是期盼已久的一句话——跳了起来,捶着胸大笑道:“那就来吧,你这没脑袋的鬼东西”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嘴巴咬舌头的”吴亮急急喝住他们,但哪里管得住,他们早已“叮叮当当”打作一团了,——已经进入了忘我境界,完全把周围置之度外了

唉,怒火这种东西,可能没把别人烧死,也可能没把自己建烧死,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的脑袋一定会烧坏的

对面的人看的惊呆了,然后有大笑了起来但有一句不好笑的话响了起来:“兄弟们,砍杀过去”

这两个头目显然没有那么多得耐性——狗和猴子的戏就算有多好笑,终有结果的时候,而杀狗和猴子的戏,并不可笑

“等等”这显然不是阿木的台词,而是骷髅*师风老子的——他已经忍了很久——就因为刚才贝多愤对其的辱骂——血色的骨头已经气的煞白

但是,没有在听他的疯话了——他的怒不可遏制了——窟窿眼亮起了两盏绿灯,忽然间风起浪涌,一阵风从海而来,夹带着海水,朝他们而来然后,这暴风变成了龙卷风,而“玫瑰与骷髅号”在其作用下,开始摆动,而身边的海浪已经有数仗之高了最后,船业旋转了起来,越来越快,非但如此,天空忽然几朵乌云粘在了一块儿,雷声“隆隆”,再朝龙卷风里劈下数条电舌

之后,风便停了,云也散了,只是仍有一个大水涡——船仍在高速旋转

等它停下来的时候你可以看到一片萧条、衰败和悲凉的情景:贵干打断了,船上的东西乱七八糟的一堆放——他们焦气蓬勃,骨头松散,口吐白沫,视线昏花,看来你死了还要难看——他们能不能在半个时辰之内站起来都是一个问题呢

风老子感触的结果果然是疯狂的事,他没有将其法术应用到其他船上,反而用在了自己身上

这风电也殃及了“邻舍”,“玫瑰与骷髅号”再高速旋转的时候,也把其他三只船打烂打碎打飞了,他们的船正在下沉,船员死伤数十人,纷纷滚落于海,狼狈逃窜

吴亮对着逃窜的人大声喊道:“滚回去告诉你们的头领,我就要去取他们的头颅”

这可以説是歪打正着,算是风老子感触的“好事”吧

“风法师,你搞错对象了吧”吴亮扶正了脱臼的骨头呻吟道

风老子兴奋地叫道:“他妈的大姨妈的大屁股没*,还会旋转的哩”他本来脑子就有问题,这么一撞居然没有把他撞好真实祸不单行

一个骷髅笑道:“军师果然料事如神,一请出风法师,就轻松地将敌人收拾得一干二净哩”他在享受胜利的同时,还不忘拍拍马屁,而且拍得特别的响呢

吴亮苦笑道:“我料到了法师出手的——他最讨厌别人骂他疯什么的了——但我没料到的是,他竟对自己人下手了”

忽然一人举起一剑,激昂喊道:“他们已被打得落花流水,落荒而逃了,此时不乘胜追击更待何时骨头们,给我杀——”

“等等——”

又是这两个字,这两个让人兴奋劲儿一下子泻掉的两个字,让人郁闷和狂抓的两个字,今天竟説了多少遍了

説话的是军事吴亮

“你脑子坏掉了么”独眼宝宝不快道,“难道让他们回去搬救兵呀”

吴亮捋着胡须,淡淡道:“正是”

“你想要死么”

“不是”

“那你想干啥”

“自有道理”

“又不可説的么”

“可以”

“説”

河源治疗不射精症医院

淄博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沈阳治疗早泄医院

贵州专看癫痫病医院
成都癫痫病最权威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那家最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