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

神行大帝第四百一十七章问心

神行大帝 第四百一十七章 问心

另一侧即将合拢的漩涡中,李骥神格上忽然绽放惊人的能量波动,在这一刻他竟然选择了主动自爆神魂。

不过此刻的钟天已然是强弩之末,只剩下神魂附着在神格之上,想要躲避根本不可能,就在这时,李骥神格上爆发的光芒猛地注入他的神格之内,推动着他向外飞射!

“这是?”钟天不由一愣。

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喃喃声响起,“世间有光明,才会有黑暗,有毁灭,才会有创生,有人注定要走在光照耀不到的地方,玄女不喜欢我身上的暗之气息有情可原,可这并不能剥夺我爱的权利,不能剥夺我为之牺牲的权利。”

“尔等所谓的善,或许对一世众生是仁慈的,可是对后世亿万万岁月中诞生的人是何等的残忍?吾为了爱,为了众生背负黑锅,不惜自毁声名,崩塌两混沌世界,以世界本源之力融合构建新的国度,再无混沌世界毁灭之虞,福泽后世无数载,岂不是大善?”

“吾死不足惜,但此计划却被尔等再三的破坏,吾恨啊!”

喃喃声至此已经无尽的虚弱,李骥用尽最后的力气道:“回去吧去她的身边,帮我照顾她,好好对她,不要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委屈”

“第一混沌世界核心区域的我已经只剩下执念,只剩下两个混沌世界众生产生的欲望、怨念和邪性,他此刻的目的已经不在是融合创建新世界,而是要彻底的毁灭众生,创造自己的世界,帮我阻止他师兄”

戛然而止的喃喃声如同百万磅重的炸弹,在钟天心中轰然炸裂,神魂不住的激荡着。

光明与黑暗正如同光和影,有光的地方必然有影,可有时候所谓的光就一定是正确的么?

眼前那燃烧了自己最后一丝神魂的李骥,是黑暗神从身躯上斩下来的善念幻化而成。他当年所作所为错了么?

混沌神、光明神和自己当年真的做对了么?

迷茫的钟天神魂已经随着神格,一同被轰出了坍塌的漩涡,漩涡中那崩溃的神格中,隐约显出了一个冷峻的面孔。赫然正是当年那一袭白衣,酷酷的师弟李骥,对他露出了一个解脱的笑容。

“诞生于混沌,归弥于虚无,终于不用再背负宿命与骂名。可以好好歇息了”

感叹声随着坍塌漩涡的结束,戛然而止,只余下阵阵回音在天空萦绕。

钟天翻滚的神格表面十大上古秘宝的光芒闪烁,恐怖的生命之力从里面快速的散发着,一道道头发丝粗细的血光从神格激射出来,在虚空中快速的编织着,很快钟天的身躯被勾勒出来。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钟天的身形重新显露在天地之间,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生的喜悦,神情迷茫而落寞。低叹道:“光与暗,善与恶,爱与恨,这东西”

在此刻,钟天神魂里忽然响起了一个个悲壮的声音,凝神听去,赫然正是十大帝先前奋不顾身牺牲时的怒吼,众多大帝后裔阵亡前的咆哮。

“或许世界本来就没有善恶,光影,对于一方的光

神行大帝第四百一十七章问心

。注定就是对另一方的影,善恶亦是如此,何为善恶,或许只是立场的不同而已。或许你是对的,但是现在有我必须去完成的使命!”双目泛红的钟天此刻心灵通透,长舒口气,啪的捏碎了归去来兮符箓。

嗡鸣声中,钟天已然出现在久违的通天彻地塔内,刚一出现就感受到一股充斥着毁灭的气息扑面而来。凝神望去,竟然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进入了自己试炼空间的米陶诺斯圣宫宫主。

“小崽子,上次让你侥幸逃脱,这次给我去死吧!”圣宫宫主手中闪耀着毁灭气息的斧头呼啸着劈砍而来。

钟天看都没看他一眼,背后羽翼一拍,人已经先前冲了数千米。

“兔崽子,哪里跑!”圣宫宫主勃然大怒,怒骂着转身就追,却讶然发现世界开始翻滚,隐约看到了一个只剩下双腿和小半个身躯站立在不远处。

“好熟悉的身躯这是我的身子!”圣宫宫主低声自语着,忽的骇然惊叫起来。

惊叫声还未结束,爆发的恐怖神力将他的头颅和神魂一同摧毁,再没留下任何的痕迹。

归心似箭的钟天一刻也未曾停留,将速度和神力发挥到了极致,向地塔第十六层出口疾驰而去!

能量潮汐通道在钟天到来之时,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潮汐,不计其数的信仰核心碎片从里面喷涌出来,中间甚至还隐约可以看到一些神境的身影。

钟天神念微动,所有的信仰核心碎片和诸多神晶全部落入他的手中,飞速的跳下了通道。

第十六层、第十七层、第十八层

一路飞驰电掣,钟天沿途看到了一幕幕让他震惊的景色,在第二混沌世界都无比珍贵的神晶,在第十七层里面几乎是随处可见,黑暗妖兽的实力也都在神兵以上。

此刻已经正式登临至高神位,通天彻地塔对力量的压制和束缚完全是取了效力,钟天的战力几乎无可阻挡!

或许是被李骥自我牺牲前那段话所惑,钟天此刻对这些浑身弥漫着黑暗和邪恶的妖兽并没有太多的杀意,直接挥手将他们封印,储存在东皇空间一处独立的浮岛上。

踏入第十八层,钟天彻底的而震惊了!

如果说在第十七层到处都是神晶,那么第十八层封印的都是残破的神国,每一座残破的神国上神晶都是数以百万计的存在。

震惊归震惊,钟天没有丝毫的停留,已然一路风驰电掣,不停的收取,不停地封印,待他到达地塔十八层最后区域之际,依然收取了上亿的神晶,数十万的神尊以下的神祇。

“你终于到了!”地塔神座略显疲惫的声音悄然响起。

钟天抬头望去,就见第十八层出口后面悄然浮现出一具王座,上面端坐的,赫然正是与李骥长得一模一样的地塔神座。

地塔神座凝视钟天片刻,低叹道:“此刻的你是不是很迷茫?”(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