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封尘山海录第十七章把酒言欢

封尘山海录 第十七章 把酒言欢

其中死在先民城内的就有第一任玄帝的亲兄长,得知此事后玄帝一心报仇,伏羲注相传北海内有鲛人族,食人洗髓极为恐怖,但跨过北海便是极寒之地大泽,盘古族久居大泽从不越海,盘古族怕是要比女娲族更为神秘而且强大,玄帝得知后打造舰船,北上跨海越过北海到达大泽寻求力量。

五年后玄帝归来大荒约战烛龙,据说是一场惊天大战,两人一招一式都震动山河,应得大荒山洪泛滥。岂料烛龙十五招就击溃了学成归来的玄帝,烛龙为泄天下黎民之愤挖去玄帝双眼,但又不知为何立下誓言再不出手,之后回归不周山。

天帝得知后将烛龙封足于不周山,又罢免了初代五方人帝,重整大荒,大荒黎民苍生得以拯救,但大荒的平静靠着天帝一人是无法控制的,五族仍然在私下暗自争斗,终生仍是逃不出权贵的压迫,但相较之前的大荒已是民康物阜了许多。

天帝重整后,宇文氏族改头换面四下散去,逃去各族地方重新开始生活,在他十岁时,他的父亲改姓为裘姓,意为只盼后人不在缺衣少食,又开始做起了生意,裘家的生意越做越大,难免结识一些权贵,筑起了现在的醉仙庭,后来父亲死后裘财接手了生意。

土族地处中荒,四邻各族,以一敌四,又加上土族上层穷奢极欲、钟鸣鼎食,部族的连年的开销几乎都是仗着土族地域优势,从本族商人的销售,以及在大荒中举办大型集会强行征收而来,裘财告诉公孙掣他醉仙庭一年的收入中大半多要上缴土族支出,剩下的一半用来救济土族困济之人,还要保证日常的开销,最终自己留存也寥寥无几。

两人把酒言欢,阔步畅谈,裘财还又给公孙掣讲了许多他甚为感兴趣关于大荒的所见和听闻,不周山的苍茫高俊,离朱鸟的化日飞升,大荒中的奇珍异兽,五族在良阳城十年一次举行的武灵会等等。

两人聊的甚欢,不知不觉间两大坛神仙酿皆已被喝了个底朝天,两人都喝的有些微醺,两颊泛红。裘财手脚并用,在房内大步高谈,公孙掣则是趴在桌上,右手托腮听的如痴如醉,喜笑颜开。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外传来了琴乐之声……

公孙掣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觉头晕目眩,腹中翻江倒海,眼前一片模糊,久思回忆才想起方才与裘财把酒言欢的场面,揉了揉眼睛仔细环视四周才发现自己躺在内间的床榻上。

一个翻身起身下床,可能是饮酒过度加之起身太猛,公孙掣眼前一黑几乎晕厥过去,踉跄了几步扶住墙壁稍缓了片刻,才走出房间。

此刻,屋外已是傍晚,从内院看去醉仙楼灯火通明,楼内轻歌曼舞,靡靡琴瑟,应当是到了每日豪绅来此流觞曲水的时间

封尘山海录第十七章把酒言欢

裘财眉头紧锁,一脸愁容和几个服侍在院内三言两语的说着什么,看到公孙掣出来便打发走了服侍,上前招呼道:“贵人酒醒了?”

“是啊,裘老板,你的神仙酿真可谓是酒酣耳热,现在我还有些醉,论海量还属裘老板啊。”

裘财边说边从袖内掏出一个小锦袋,从袋中拿出一片小叶递给公孙掣:“这是清继叶,服下解酒。”

公孙掣接过吃下后醉酒晕眩之感历时全无,全身舒畅了许多,拱手道谢,又望向歌舞升平的醉仙楼说道:“近日黄帝薨逝,以国丧礼来说,部族应当关歇熙攘欢愉之地,怎么醉仙楼依旧歌舞升平,难不成是土族国丧不严?”

“哪里,土族向来注重礼节,大荒十年一次的武灵会本是下月开始筹办,都已延后,只不过我这醉仙楼牵扯太多权贵利益,也就无人过问了,楼内大多都是他族人,这不,方才服侍还说土神托人带话令我收缴各家金银,说是黄帝薨逝,需征缴资金已办国丧,只怕是土神想中饱私囊。”

“征缴就征缴呗,这种事儿在金族也是如此,经常以各种由头从百姓头上敛财。”公孙掣搔首说道。

裘财苦笑道:“你是不了解土神,视财如命,现下黄帝薨逝,土神可就说一不二了,我若是征缴不来,这笔钱财怕是就得我来垫了,这些财主们平日里锦衣玉食,各个巧舌如簧坑骗各族过路的族人也捞了不少,但一旦说起征缴各个变得家徒四壁。”

“各家征缴多少?”

“每家向来是一载一斗金,这次双倍就是每家两斗金,看来我只能是走一趟平阳侯府了。”

“去侯府?”

“醉仙庭一直受平阳侯护佑,生意也有平阳府一半,我与平阳侯公子交好,看看能否让平阳侯出面在土神面前说说……”

公孙掣若有所思的斜眼想着什么,突然打断裘财说道:“土神刚得势,这个时候怕是谁说都不管用,侯府你也不用去了,此事我有办法。”

裘财激动的抓住公孙掣的手问道:“贵人当真?且说来。”

“若你信得过我,就依计行事,无需多问了。”

裘财虽说初识眼前少年,但他猜出此人应是窫窳公子,从两人攀谈中也觉得此人不可小觑,倘若是真的能解他的燃眉之急不妨试试此事对他也无损失,便连连点头答应公孙掣。

公孙掣想了片刻又问道:“看来明日我要让这良阳城中的大财主们大出血了,裘老板此次征收的各家中是否有为人真诚,诚信生意从不坑骗,却是上缴不起之人?”

裘财眯眼想了顷刻回道:“东街有家粮店,老板为人实在从不坑骗,乐善好施,每年都外出周济良阳周边荒贫氏族与拾荒人。”

“好就他了!”

说罢公孙掣拉着裘财就大步朝外走。

裘财被公孙掣拉着踮脚急步,一脸茫然说道:“这是去哪?要去东街也坐车架去啊,你是要步行而去吗?”

公孙掣大笑:“哈哈,哎呀得意忘形,得意忘形。”

裘财一头雾水也不知公孙掣到底有何计划,吩咐服侍备好车马,两人朝着东街粮店驰行而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