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

泰宏第二卷第十七章惊变上

泰宏 第二卷 第十七章 惊变上

紫衣少年右臂筛抖,一握拳竟提不起力气,眉头紧蹙,神色忌惮,目光一转,眺望了一眼正同沈彩衣斗的难分难解的洪卫,竟一转身,没入夜色。

紫衣少年身影渐去,秦不凡目光一凌,透出一丝凝重,硬对自己全力一拳,这紫衣少年竟还能安然离去,可想这紫衣少年实力不凡,只怕力不下两千斤。

凡人三阶分为炼皮、淬骨和活血,此三境锻身,极限着可力达三千斤。

其中常人力可六百斤,略有天资可练出八百斤气力,顶级天资可练出千斤气力,此种人百年一现,再往上可称为绝世资质,千年才得一出,力破一千五百斤,绝世资质又可细分,万年一出者方才可练出两千斤气力。

除此之外,还有血脉资质、特殊体质两种,血脉资质即是传承于仙的强大血脉,血脉福泽,但有觉醒者,不弱于绝世千年,其中佼佼者堪比万年绝世。

特殊体质源于天地福泽,生而天资绝世、异相纷呈,非万年绝世资质不可与之相较。

而此紫衣少年,力破两千斤,天资纵横之辈,只怕将来纷争难断了,秦不凡眉头紧蹙,眸子杀意充斥,欲除之而后快。

却突然,迈开的脚步一顿,眉头舒展,竟不去追击紫衣少年,转头杀像其余众人。

是了!这紫衣少年即便天资卓越又如何?今日能够挫败之,来日依旧能够挫败之,我之资质不弱于人。

一念及此,心头舒畅,出手间更是凌厉几分,众人见紫衣少年逃遁,心头退意萌生,丢下七八具尸体后做鸟兽散。

“浅浅!”

一道彩衣身影落下,上前抱着林浅浅,喜道。

“彩衣姐,你没事把?”林浅浅望着沈彩衣,神色关切。

“无事!只是那洪卫着实可恶,让他走掉了。”沈彩衣开口道,颇为遗憾。

却说,两人缠斗一处,打的难分难解,暮然间,洪卫好似发狂一般,全然不计防守,面对这般以伤换命的打法,沈彩衣如何肯硬接,抽身急退。

哪晓得她这一退,洪卫反而神色一喜,一头扎如夜色中,如猿纵越,三两下便没了人影。

神色迷茫间,却入耳数声惨叫,急切回首,却见秦不凡正在屠杀那十数围攻之人。心头恍然,暗恨自己入了洪卫算计。

“怎么会?”沈彩衣惊呼,轻描淡写般打的十数人丢下七八具尸体才堪堪逃离,如此战力,亦自问不及,明明如此强大,为何只验出两尺白芒。

带着满肚子疑问,沈彩衣落在林浅浅身侧,见林浅浅周身无碍,这才颜色稍和。

“浅浅,你可是瞒的姐姐好苦啊,不曾想你这心上人居然如此厉害!”沈彩衣目色深沉,突然开口问道,像是再探索姐妹趣事一般。

“我也不知道。”林浅浅开口,显得有些茫然,抬头望了一眼秦不凡,只觉得脸颊微烫,心头扑扑跳动,如小鹿冲撞。

“看浅浅的样子,怕当真不知,不曾想、此人居然如此强横,可为何只验出两尺资质呢?难道他有所图谋?以宝物遮掩了痕迹。”沈彩衣目露疑虑,心中暗自言语。

将秦不凡想成了心有不轨之徒,转头瞥见秦不凡,目光不似方才柔和,平白多了一丝戒备。

经此一战,倒是收获不少腰牌,秦不凡招呼两人离开,三人寻了一水流处,解食獐子后,便围靠火堆休息。

约莫半个时辰,三人再次整装上路,趁着夜色赶往谷口。

千里之外,沉浸在夜色中的陈家村,却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三男两女,颜色俊美,负刀提剑。

“两位师妹,那日的狂徒,可居于此处?”为首约莫二十一二的青年男子开口,目光落在两位二八年华的女子身上,透着一丝热切。

“不错,我豢养的异兽却实寻到此处。”其中一少女恨恨开口道。

“曲师妹务恼,待我等出手,将那狂徒擒拿,为你将那青灵果讨回便是。”另一负剑少年踏步而出,笑着道。

“张师兄,世间哪有这等便宜的事,那贼子夺我等机缘,今日当灭他满门

泰宏第二卷第十七章惊变上

,方可消除心头之恨。”另一女子咬牙切齿,张口便要灭人满门,心思毒辣,有如蛇蝎。

三名男子闻言,眉头一皱,似有不满,却未发作,最终由得为首的青年男子开口道“罢了,似这般凡人,命如蝼蚁,既然恼了任师妹,那便随手抹去把。两位师弟,此事就交由你二人了。”

二人闻言,对视一眼,皆见得对方眼中愤恨,而后齐齐掩藏,转向青年男子开口道“就依师兄所言。”

“哼!刘清明你倒是打的好算盘,讨好师妹便算了,却让我来为你屠杀凡人,沾染罪恶,果然是好的很!”背剑男子面色如常,心头却是杀机凌然,恨不得立刻拔剑戳死为首的青年男子。

“曲师妹,还请放出异兽,去寻那狂徒,两位师弟开始动手吧!”刘清明言道,将另外两名青年男子支开,领着两位师妹,跟着一白毛小兽向着村内走去。

不一会儿,白毛小兽便停在一茅瓦房前,若秦不凡再次,定然知晓,这正是陈朗家。

“刘师兄,就是此处了。”曲姓女子蹲下身子抱起白毛小兽,抽出腰间缠绕的软剑,正欲破门而入。

“师妹!莫急!动静大了莫要让那狂徒逃遁了!”刘清明拉着曲姓女子,淡淡开口道。

“刘师兄说的是,还请刘师兄来。”曲姓女子一想,正是这个理,不由得退下道。

“咚咚咚!!!”

待曲姓女子退下后,刘清明上前,在门房上轻轻敲击,似友人串门一般,不一会房门咯吱打开。

露出一人影来,这人年近四十,粗狂浓眉,观其样貌,却与陈朗又七八分相似,只是苍老了许多,这人正是陈朗父亲-陈强。

“你们找谁啊?”见得三人衣着光鲜,气质不凡,但面无善意,眉目带煞,陈强心头一紧,顺手将房门掩上几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