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无尽之旅第四十九章渡河

无尽之旅 第四十九章 渡河

三个时辰以后,青锋剑已经被祭炼完毕,现在可以称之为“百骨剑”了。

百骨剑,剑色苍白,一朵朵幽绿色的火焰在剑身上时隐时现

无尽之旅第四十九章渡河

,时不时还会传出一两声凶厉的嘶吼,那是被封印在剑中的军魂们的吼叫。

百骨剑有七十二道地煞法禁,在上品法器之中也是首屈一指,只需要在找个器灵统合地煞法禁形成一道天罡法禁,就可以进阶到灵器之列。

这七十二道法禁主要赋予了百骨剑三个神通。

一.驱役。百骨剑之中封印有一百个鬼卒军的军魂,作为阴鬼中比较高阶的存在,它们本身就对低级鬼物具有很强的威慑力。它们被炼入剑中以后,这种威慑力被法禁大大强化了,持有此剑者可以号令鬼卒级的鬼物,对鬼将级鬼物也会产生一定影响。

二.白骨人魔。在对敌的时候,百骨剑可以放出原本被封印在剑中的骷髅出来作战,每放出一头骷髅,驱役神通的威能就会减弱一分,尤其是为首的黑色骷髅,一旦黑色骷髅被全部放出,那么驱役神通的威力就会被削弱到极致,只能对鬼卒级的鬼物产生影响。

三.幽火。玉棺上的火焰不是普通的火焰,它是灵火的一种,与缚灵柩相伴而生,天生就具有炼魂、夺心的作用。何谓夺心?夺心夺心,夺其心志,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幽火就是通过扩大人心中的这一diǎn欲念,使其心神迷失,心火自燃,从而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万事准备就绪,就等发鬼破棺而出了,刘唐落到地面上,盘膝而坐,静静的等待起来。

周围鬼卒军的骷髅们无需刘唐吩咐,自觉排出万鬼大阵的阵型,虽然他们的数目离‘万鬼’还差的远,但布阵效果也还行,可以对发鬼形成一定的牵制作用。

刘唐看着这仅仅只余下三千多个的鬼卒军,叹了口气,当初鼎盛时期的鬼卒军可是有超过两万个人的,和发鬼一战后,就只剩下这么些了,还全部成了这幅鬼样子,其余的全部成了京观的一部分,现在想来,那真是残酷的一战啊,也不知道今次能不能再次将她封印起来。

刘唐想了想当初发鬼滔天的凶威,又看了看自己现在这幅弱xiǎo的身体,对这一战的前景越发不看好了。

--------------------------------------------------------------分割线-------------------------------------------

就在刘唐积极备战的时候,王虎已经跟着朱贵穿过古林,来到一片河滩之上。

朱贵停下脚步,指着面前的河流説道:“这河叫赤水河,是去梁山的必经之地,等下你们渡过河后,就到了梁山脚下,基本上天罡星将领们的传承都放在了山上,到时你自行去取就是了。”

王虎看了眼面前的河流,发现这赤水河宽达百丈,死气沉沉,波澜不起,而最让他吃惊的还是这河水的颜色,漆黑一片,像是墨汁一般,黑的瘆人。

这世上竟有如此恶水!!!

“这河都黑成这样,为何还叫赤水河?”王虎疑惑的问道。

朱贵瞥了王虎一眼,语气清冷,“几十年前,这河的底部长满了一种灵草,叫‘赤鳞草’,是一种灵丹的主要材料,通体赤红色,将整条河流都染成了赤色,故名‘赤水河’,只是最终一战之后,有多名绝dǐng高手陨落于此,死气侵染之下,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王虎脸色一变,他想过多种可能,就是没有想过这河流变异居然是高手陨落造成的,正当他准备继续问下是哪几个高手的时候,赤水河上出现了一艘乌蓬船。

“朱贵,好久不见了,你旁边的xiǎo和尚是你新的姘头嘛?”

这声音很是粗豪,但是説的内容实在是有些不堪入耳,听的王虎一头黑线,眼神抽搐的看向旁边的朱贵,这位难道是一位兔爷?

心有顾及的王虎菊花一紧,不动声色的往旁边移开两步。

朱贵依然面无表情,仿佛没有看到王虎的xiǎo动作,淡淡开口道:“老船头,几十年不见,你嘴巴还是这么损啊。”

船上的人‘嘿’了一声,不在言语,加快了划船速度,船只像离弦之箭一样,飞速向着岸边驶来。

被这么一打岔,王虎刚才要问的问题都忘了问了,等他想起来的时候,船已经靠岸了。

这船是一艘极普通的乌蓬船,上面站着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头上带着一个斗笠,面容完全隐藏在斗笠的阴影之下,让人看不真切。

“要不要等下其他人?”船上的男子对着朱贵问道。

其他人自然是指进入秘境的另外十九个人。

“不用,你先把王虎送过去吧,我回南山酒店去了。”朱贵考虑了下,还是拒绝了这个提议。

“这xiǎo和尚叫王虎,倒是一个挺威猛的名字。”黑衣男子夸了下王虎的名字,挥了挥手,示意王虎上船。

王虎向朱贵道个别后,上了船,在船头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黑衣男子在王虎上船以后,又与朱贵寒暄了几句,就回过头,准备到船尾处去划船,一回头就发现王虎坐在船头上,那可是个危险的位置,他告诫道:“xiǎo和尚,船头的位置可坐不得,快进船舱去。”

王虎听他这么説以后,也没追问原因,站起身来向船舱走去,想来这人也不会害了自己。

这艘船上的船舱也不大,大概只能容纳三个人的样子,好在现在只有王虎一人,到也不显得拥挤。

“坐稳了吗”外面传来黑衣男子问话的声音。

“坐稳了”王虎大声应了一句。

听到王虎的回话以后,黑衣男子两手持桨,轻轻滑动起来,船只在力的作用下,慢慢地驶离河岸,荡起一圈圈的波纹,给这死气沉沉的赤水河带来了一丝生气。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