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

天将夜第一百六十三章陆续的麻烦

天将夜 第一百六十三章 陆续的麻烦

漠然转身,苏离体内仅剩的真元开始调动起來,冷冷的看了躺在地上的刘青一眼,寒雪一剑划过,直接将刘青击杀,而后沒有丝毫的停留,转身钻入了山林,

每一步落下,他左臂上的疼痛都剧烈一份,左边的肩膀已经被掀去了一块肉,肉眼便能够看见两肩的区别,他整个左边半边身体全部都被鲜血糊住,粘稠湿冷一大片,

自从修行以來,他还从未受过这样严重的伤势,但是这是沒有办法的,想要击杀刘青与百漠两人必须付出代价,若是不给百漠机会,苏离根本不可能击杀他,所以苏离只能选择这样的方式,

而且苏离也知道知道自己的这场大逃杀才刚刚开始,所以他必须以最快最直接的办法來解决这些问題,否则他真的会死,张三到现在还沒有赶上來,看样子同样是出了事情,周忘情绝对不可能当的住张三,就算是受伤的悯农也不是七境下品的周忘情能够击杀的,

苏离知道他真的想要逃回丹阳,张三是必不可少的助力,所以就算是到了现在,他还是抱有一线希望,

连夜的奔走

天将夜第一百六十三章陆续的麻烦

,加上一场死战,苏离已经非常的疲倦,肩膀上的伤势让他只是强忍着,只是切下了一截树枝,咬在了口中,以免自己咬牙过猛时令自己的牙齿松动,

伤势带着疲倦不断侵蚀着他的脑海,只是全力奔跑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诉苦了就感觉到自己的浑身已经有些冰冷,然而体内仿佛火炭一般,浑身已经不受控制的微微打颤,他知道这是大量失血、体力透支的缘故,极容易迎來真实的晕厥,

远处隐隐有不少的人声传來,但他也沒有丝毫的慌张,只是停止了奔跑,继续慢慢的朝着山林深处走着,同时控制着呼吸,调理着自己体内的气血,

一平静下來,他就顿时感觉到一丝丝的热气在体内流淌,苏离知道这是炙红莲的作用,吸收了龙气之中,炙红莲变得更加强大了,那温暖的真元在身上流淌,给予了一股温暖的感觉,这让他略微有些欣喜,而且随着体内这一丝丝真元的消耗,浑身的气力开始一点点的恢复,这更加让他有了信心,

陡然,他感觉自己肩膀上的伤口从原本撕裂般的疼痛变成了刺痛和麻痒交缠的感觉,这让他心中一寒,以为对方那翠绿色的小剑上淬有剧毒,马上将自己的衣衫切开了些,但他却是惊喜的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伤口之中沁出的鲜血已经变成了一滴滴的血珠,开始凝结,

血珠鲜红,沒有任何的异色、异味,

麻痒的感觉也只是在这一道伤口周遭弥漫,只有更多丝丝的炙红莲中溢出的真元汇聚到这道伤口周围的血肉之中,

这并非是百漠的箭上有什么剧毒,而是炙红莲所带來的功效,这样的意外变故是他所不能够了解的,毕竟炙红莲他也是第一次修行,

看到自己的伤口都已经自行止血,苏离心中越发定心,将自己身上染血的衣衫全部切了下來,随便包在了一块石头之上,然后用力的朝着远处一个低谷抛了出去,接着头也不回的朝着石头抛出的相反方向又快速的奔跑了起來,

大秦军队和这些修行者之中,肯定有许多擅长追踪的高手,但发现痕迹总是要时间,而且苏离自己对这片山峦都根本不熟,沒有目标,只要他不停下來,便应该能够拉开和眼下这些追捕者之间的距离,

又是连续奔跑了半柱香的时间,感觉自己体内又开始灼热起來,苏离又停下來缓步调息之时,那些先前隐隐约约的人声已经全部消失,他的耳中,却是又隐隐的听到了流水声,

辨别清楚并非是自己虚弱情况下的幻觉,而是真正的流水声之后,苏离的精神顿时一振,

山溪水大多可以饮用,可以略微给他补充一些体力,而且顺着溪水而行,可以掩盖掉足迹,让追踪者更加难寻,他马上朝着流水声发出的方位行了过去,

......

......

刘青的尸体躺在地上,在他面前的泥土和树叶上,到处都是鲜血,他的鲜血、苏离的鲜血,这些血混在一起展现出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尸体在地上渐渐冰冷,狰狞的面容和睁开的双目仿佛是他等待着什么,中午的阳光很充足,就算是在林间,斑驳的树叶之间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些淡淡的温暖,

站在尸体边上的便是一名大秦将领,那威武的官袍显示着此人的地位,他的目光一直在刘青与百漠尸体消失不见的地方移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一般,

而就在这时,三名修行者出现在了尸体的边上,來到这这名大秦将领的身旁,

“还沒有找到,”

只是听到走到面前的三位修行者的第一句回报,这名大秦将领便面无表情的冷声道:“你们是怎么找的,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以他的伤势,绝对不可能跑出数里的范围,这么久的时间,你们都已能够将每一株树,每一块地皮都翻过一遍,可你到现在还來对我说,沒有能将他找出來,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面容肃杀,虽然搜索了许久,但脸上依旧不见丝毫倦意的三名修行者,其中一人一双眉毛略微挑起,也是面无表情的看了大秦将领一眼,道:“这一夜很多不可能的事都变成了可能,沒有找到便是沒有找到,”

大秦将领抬起了头,看了这名面容十分肃杀,面色带着一种自然骄傲的修行者一眼,又缓缓的垂下了头,

沉默了一下,才再一次抬起了头看着这名修行者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的來历和身份,但是既然你被抽调过來听我指挥,你便肯定也是和我一样,为同一个人效命,我当然看得出你是个骄傲的人,所以从此刻你的神色和态度,我便可以知道,你虽然还沒能将他找出來,但你应该已经可以确定他逃到了何处,所以我不需要别的,我只要方向与位置,这个人我亲自走一趟,”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