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山水红尘有暖惜散文

摘要:在这样一段时光里,在经历苦与痛的这段日子,我们各自用身上散发的亮点感召着对方,携手走过人生低谷。 1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将多年来一成不变的生活打乱。

在仅有数米能见度的大雾中急急赶往老公出事的地点。大脑一度空白。邻家大嫂传来的口信,让心着实没了底。虽然已做好心理准备,也做了最坏的打算,但还是祈求着上苍,祈求着一份奇迹。

穿越深深浓雾,事故现场依稀显现。一辆载满煤炭的重型卡车停在路中央,车前正围着几个人。直到亲眼看见老公貌似无恙,那颗悬着的心才稍稍放下——菩萨保佑!人好,一切都好!他神情恍惚,立在货车旁,肥厚的羽绒服上蹭满了土和铁锈。直到追问他有没有受伤,他才如梦初醒般地摸索起胸部。见他咧嘴皱眉,才发觉确有伤情。

随后跟货车司机一番理论。紧要关头还是先带老公去医院做检查。

在等待120的那段时间,感觉一分一秒都是如此漫长。终于,120呼啸着由远而近声,载着我们冲破层层迷雾,直奔急救中心。

CT初诊,老公的一根(后确诊是三根)肋骨骨折,需住院治疗。性命无忧,却需遭受一场病痛折磨。

怕镇医院水平有限贻误了病情,便一路颠簸转去了市医院。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我便在医院与家之间奔波着。对于老公的肋骨骨折,医院采取保守治疗。且肺部有轻微震伤,还出现了轻微脑震荡的迹象,开始是头痛,第二天恶心眩晕无力。基于病情复杂,每日所用的各种药物颇多,从上午医生查房过后开始,一直打点滴到下午三点左右。

这个时候,更多时间是守在他的身旁。尽管连日不休地奔劳已身心疲惫,但还是强打十二分精神,全神贯注看着针管,小心伺候着。药物减轻了他的痛苦,浅浅睡去。静静地望着雪白的病床上,那个胡子拉碴一脸疲惫的他——好像这些年来,除了在一起商量家事,平时都是各忙各的,交流甚少,似乎很久没这样认真地看看他了。不知何时,原本浓密的那头乌发,已变得稀疏,爬上了许多白发;不知何时,那因常年风吹日晒变得黝黑粗糙的面庞上,多了些深浅不一的皱纹;翻开手掌,掌心那层层厚茧,那是经年辛苦劳作烙下的痕迹;磨得短平的指甲,有些已扣到指头肉里去了,十指尖磨去了一层层皮。十几年来,就是这样一双手,就是这样一副身板,支撑着这个家,养活着一家老小。

心里涌出一股酸楚。

记得有人说过,夫妻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也许,十几年的婚姻生活,十几年的家庭琐碎和磕磕绊绊,视线渐渐地淡出了对方的关注范围,渐渐忽视了对方的付出和默默地奉献;争吵打闹的时候,不免把对方恨得咬牙切齿、深骨入髓,离婚的念头也不止一次的闪现过;当初的温情,如今剩下的是一味的吹毛求疵和埋怨指责,剩下一副不痛不痒的皮囊。而这一刻,当他躺在病床上,当他放下所有的辛苦,放下那份倔强,在病房里被这一床所困之时;当我把填满心肺的生活琐碎都排挤出去、专心致志地守在他身边时,我们才可以再次走得这么近,才让彼此有了交流的空间,才有了耐心去留意这些年来我们各自的变化。

走过了左手牵右手的麻木,再握这双手,心生生地疼。那满掌厚茧,握着一份沉甸甸的,握着全家深深的依恋。

2

老公入院治疗的第二天,病房里又来了一个伤者,五十多岁,姓耿。也是因于交通事故受伤住院。耿大哥最初两天因为疼痛也是极少下床活动。陪护的是他媳妇——一个朴实贤惠的农村妇女。他因轻微活动而引发的剧痛呻吟时,耿大嫂就脸色煞白,诚惶诚恐。那颗心时刻都悬在嗓子眼,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惊恐不已。

刚入院的头几天里,耿大哥一直发低烧。耿大嫂不住地拿湿毛巾擦拭着耿大哥的身子,不多时便量一量体温。悉心之处,令我自叹不如。

同一病房,又都是农村的,话题自然多起来。没多久,跟耿大哥两口子就混熟了。耿大嫂见我捧着咧着嘴傻笑,也趴过来瞅,目露羡慕之色:“玩的啥呢?这么高兴。真够忙的哈。”我一乐:“打发时间,自己找点乐子呗!啊,空间、朋友圈咯。有小视频,有,有小道消息,还有那一大帮热情的友呢。呵呵……怎么,您不会玩吗?”

耿大嫂头摇成拨浪鼓:“不会。俺们在一块耍的那几个女的没一个会这个的。其实吧,玩玩也挺开心的。算是释放压力吧。”我半开玩笑道:“那我教教您吧。您看大哥他自己都在玩呢。他咋不教您呢?这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耿大哥躺那边病床上,竖着耳朵,听着我们的对话,急不可耐地搭上了腔:“你可别教她那个!你嫂子人可傻着呢,弄不好再让上那些人骗了去!俺村里好几个被哄走了的呢!”一番话,令小小的病房里笑声四起。大哥虽语调调侃,但那紧张的神情,却隐含着满满的在乎。

耿大嫂笑着附和道:“是哪。你大哥说得对。俺可笨了,学也学不会的。真的。这不,俺想回家趟,都不知道咋坐公交车回去。以前出门都是你大哥拉着俺,他到哪俺跟到哪。俺去哪他带俺去哪。还真没自己出过门哩。”耿大嫂这样说,耿大哥脸上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嗨,这两口子,一唱一和,可真够默契的!

耿大嫂与我一起出去买饭,羡慕地说道:“你俩都是好人啊!都很实在的。看你对象那脾气也很好,你可真有福气。你俩肯定不吵架吧?俺跟你大哥,十几天前才刚打了一架来呢!”我笑道:“一家不知一家事!哪有不吵架的啊?不过是岁数大了,争吵得少了些。”

耿大嫂握着我的手,轻拍着:“老伴老伴,老了就是做个伴啊。看看现在,谁也抵不上有个伴儿在身边,是不?”这话倒是说到点上了。人生一世,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只有在危难困苦之时,才会明白,谁才是真正关心在乎你、愿意留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耿大哥阅历广,能说会道,只是碍于病痛,闲聊时涉及的方面不是很多。有一次,当他聊起他们村的一个奇人时,我便来了兴致,随即习惯性地掏出随身带来的纸笔,大概地记下了一些。耿大哥一看,乐了,说,这个爱好不错嘛!接着就说起他上学时的文采如何如何。还说,等他伤好了,把那个奇人的事情搜集一些告诉我。真是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这么热心肠的人。还真有些小小的感动。

耿大哥的孩子们都很孝顺,尽管老两口怕孩子们担心,想瞒住不说,但还是被在本市工作的儿子知晓了,一有空就来医院伺候他。入院几天后,耿大哥那远嫁青岛的女儿打来,前一分钟还在萎靡状态中的他立刻抖擞精神,给媳妇使了一个眼色,便跟闺女若无其事地聊起来:“嗯,还没吃呢……这不是刚和你妈忙活完嘛,还没顾得上吃呢。你妈就在这,不信你问她……小家伙好了没,不发烧了吧?……嗯嗯,都挺好的,挺好!没事,甭惦记。好好照顾孩子……”关掉通话,颇有几分无奈:“唉,也不敢跟闺女说。儿子瞒不住,可得瞒住闺女啊!她孩子小,家里事多,又离得那么远,知道了只会跟着瞎着急……”他拿捏着,眼盯着那方黑屏,回味着女儿里关切的问候,脸上泛起柔柔的暖色。

老公要出院了。耿大哥还要再住几天。想着跟他们在一起度过的这段日子,想着因为病情好转同时减少药量的开心,想着彼此鼓励着争取早日出院的精神支持,想着身带伤痛还不忘的幽默乐观,还真有点舍不得他们两口子呢。耿大嫂说:“俺也舍不得你们哪!但这种地方,俺不留你们。早走早好!”耿大哥更是热情:“好歹也算是病友啊,咱都相互留个吧?能遇到也是缘分哪。”

是啊!茫茫人海,能走到一起是缘分,遇到兴趣、脾气相投的人,更是难得的缘分。在这样一段时光里,在经历苦与痛的这段日子,我们各自用身上散发的亮点感召着对方,携手走过人生低谷。或许以后再无交集,但在些许年后的某一刻,偶然想起,生命里出现过的那么一些人,那么一些事,定会心生柔软。

红尘有缘,浮生向暖。

2015年11月24日

共 294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红尘有暖】在医院这么一个比较冷的场合,却偶遇一对有着相同遭遇的夫妇。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之间便是多了一些话题。夫妻之间免不了拌嘴争吵,因琐碎忽略对方的付出与奉献。但是在紧要关头,才知道陪在身边的那个人才是最体贴,最温暖的人。夫妻之间没有那么多的甜言蜜语,也并非是恩恩爱爱,生活的磕磕绊绊与琐碎家常早已填满彼此的生活,更多的是习惯与陪伴。就像耿家夫妇一样,只是寂然守候,默然陪伴。文章用细腻的笔调描绘了医院里两对夫妻之间的相互陪伴和两个家庭之间的相互支持与鼓励,在人情最脆弱的时候,有这样一份温情的陪伴,红尘有缘,浮生向暖。这样一份情感更值得珍惜与怀念。欣赏问好!【山水神韵:卑雪】

1楼文友: 14:10:05 老师简单朴实的文字也是心底暖暖的,人在有困难,情感最脆弱的时候,往往更需要别人的支持与鼓励。祝老师写作愉快,生活愉快! 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从山野到书房,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2楼文友: 14:40: 8 感谢雪儿细心解读,精心编按。按语编写甚是精彩。辛苦了!祝福安康! 因为喜欢,所以执着。

楼文友: 20: 7: 6 全文围绕暖字展开,在困境中,对温暖有了更深切的感受,深有同感。能感受到温暖的心,是善良懂得感恩的心。今天感恩节,问候文淼节日快乐! 勿忘本真

回复 楼文友: 21:08:26 感谢飞鸿老师来访留墨。回复姗姗来迟,望见谅!顺祝安好!

4楼文友: 09:21:40 文淼好,朴实简单的文字,透露着一颗心暖的感受,人在患难时分,才能体会出真情的温暖!祝安!

回复4楼文友: 21:10:07 感谢文鑫大驾光临!祝您佳作连连!创作愉快!

老年缺钙的临床表现

腿部骨质疏松症状

红斑狼疮早期症状如何调理

儿童便秘的治疗方法
吃了很辣的东西拉肚子
宝宝有口臭是什么原因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