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

绝世神匠第一章南冥大贺

绝世神匠 第一章 南冥大贺

和风熏柳,花香醉人,正值南冥大陆春光漫烂季节。

无妄城中央大道,白玉石板路笔直的伸展出去,一直通到建构宏伟的中天门。一众人马浩浩荡荡地由南向北而行。大道两旁,人山人海,万头躜动,围观的百姓争先恐后的拥挤着,都要一睹异国大帝的风采。

一乘华丽的龙舆,由三十二个身穿红色锦衣的壮硕汉子抬着,在一众皇子们的簇拥下,威武前行。皇子们个个临风玉树,英姿焕发,城中少女无不心迷神往,春心荡漾。大帝掀开轿帘,不住对夹道欢呼的民众挥手示意。

龙舆左右侍从各举着一根一丈来高的旗杆,杆dǐng飘扬黄色锦旗。右首旗上金色丝线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神态威猛的飞龙,旗子随风招展,显得飞龙更奕奕若生。左首旗上用朱色丝线绣着“擎天帝国”四个大字,银钩铁划,刚劲非凡。龙舆后面,马队迤逦向前,马背上汉子劲装结束,腰板挺拔,勇武彪悍。马队后面是一队手执刀枪的甲士,雄赳赳,气昂昂,绵延几百米。龙舆前面是庄严肃穆的仪仗队,仪仗队前面是吹吹打打的鼓乐队,最为别开生面的,是有一个南冥凯旋舞,做为前趋。所有的舞蹈着,坦胸露乳,头上扎着金黄色丝带,配合着南冥大陆特有的强烈而欢快的音律,跳进中天门。

群众们摩肩接踵,你推我挤,叫着,嚷着,兴奋着。大家的欢呼不断,吼声震天:“欢迎擎天大帝驾临!欢迎擎天大帝驾临!”

群众们不停的向着龙舆的方向招手示意。

“今天怎么这么热闹啊?是节日吗?”一个十四五岁的xiǎo男孩瞪着明亮的眸子好奇问道。

旁边的群众立刻七嘴八舌的接了口:“xiǎo兄弟,不知道吧,今天可是咱们无妄城的大日子!”

“什么大日子?”

“无妄城作为咱们中天帝国的都城,在南冥大陆上绝对算得上一个举足轻重的城市,五年一度的南冥大贺就在这里举行,今年可是举办年啊

绝世神匠第一章南冥大贺

!”

“南冥大贺是什么东西?”

“它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次隆重庄严地活动!南冥大贺这年,南冥大陆上其他两个帝国,罗天帝国和擎天帝国就会带着本国的能臣巧匠齐聚无妄城,与咱们中天帝国共同庆祝,罗天大帝昨天就来了,其时盛况更不输今天!”

xiǎo男孩似懂非懂地diǎn了diǎn头,依然是一脸的茫然。

“南冥大贺,一来是祝贺南冥大陆五年来天下太平,百姓安泰!二来是举行规模宏大的朝天祭祖活动,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三来是举行五年一度的天工大赛,天工大赛的结果代表着帝国的强弱,其时必是盛况空前!xiǎo兄弟,你真是眼福匪浅呀!”

“那……”

xiǎo男孩还没説完,站在旁边的父亲突然打断道:“xiǎo孩子家的,哪来这许多问题?莫要再问了。”

xiǎo男孩撇了撇嘴,明亮的眸子咕噜一转,若有所思,喃喃自语道:“南冥大贺……天工大赛……”

“好漂亮的xiǎo公主啊!好俊俏的模样啊!……”稍靠南边挨着龙舆的群众突然大声欢呼起来,仿佛大海里突然起了一个,向四下里闪电般散去。

xiǎo男孩精神为之一振,急向龙舆方向望去,只见轿帘随风轻轻摆动,擎天大帝壮硕威武的身躯旁闪出一抹xiǎo巧玲珑的倩影来,若隐若现,更显神秘多姿。

龙舆走近了,视界便渐渐变得更分明起来。柳叶弯眉,双眸如珠,白圭般的肌肤洁净无瑕,吹弹可破,再加上珠围翠绕,周身洋溢着高贵而不平凡的气质。xiǎo公主的笑容宛如阳春三月的鲜花绽放着。

突然,xiǎo男孩胸前吊着的一块石头颤动起来,忽闪忽闪地放射着七彩神光。xiǎo男孩有所觉察,忙去察看石头,霎时神情恍惚,目光呆滞,神游到了另一个世界里:他和xiǎo公主手拉手,徜徉在蓝天白云、花草满地的世界里,尽情嬉戏游玩。扇动着金翅的xiǎo蜜蜂宛若阳光的万颗金diǎn,在云絮间闪烁着不定的光芒,嗡嗡嘤嘤的,浅吟出一支悦耳动听的妙曲;五彩斑斓的花蝴蝶炫耀地扑闪着艳美的双翼,比翼齐飞,与蜂竞舞;还有欢快歌唱的黄莺、翩翩起舞的飞燕、喋喋不休的鹦哥。到处洋溢着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他们跑啊、跳啊,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xiǎo公主总是不住地冲着他笑……

“行了,队伍已走远了,我口渴了,随爹去旁边茶馆喝碗茶水。”父亲拍了拍xiǎo男孩的肩膀。

“什么,爹?”xiǎo男孩惊得怔了一下,霎时脸上罩上了一层红晕,神情也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你怎么了?没事吧?刚才还兴奋的大喊大叫、问这问那,怎么这会儿如此安静老实?”父亲诧异道。

“呃,没……没事,我们去喝茶吧。”xiǎo男孩回头望了一眼远去的队伍,目光恍惚,神情显得有些失落。

xiǎo男孩随着父亲向路边的一家茶馆走去,见茶馆中坐满了人,父亲带着xiǎo男孩便进去找了个座头。茶博士泡了壶茶,端上一碟南瓜子、一碟花生米。

“鬼方,今天生意好,我们的东西很快就卖光了,爹特别要了你最喜欢吃的南瓜子!”説着便伸手推了推盛有南瓜子的碟子。

显然,xiǎo男孩的名字叫鬼方。

父亲喝了杯茶,吃了几粒花生米,便抽出插在腰带上的烟枪,捻上烟叶,就着茶桌上的香炉diǎn着火,大口大口地吸将起来,一缕缕青色的烟雾升腾起来,由浓变淡,向四下里徐徐飘散。

鬼方无精打采地咬着瓜子解闷,忽听得身后有人朗声道:“哎呀,今天真是太热闹了!”没等鬼方抬起头,那人便已在旁边大刺刺坐将下来,跟着又有一人打横坐下。只见这两人都身穿青色短装,身材健硕,面相却和善得紧。

这两条汉子自顾自的喝茶聊天,没有丝毫介意旁边茶客的意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