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

绝灭武帝第710章跑腿

绝灭武帝 第710章 跑腿

第710章跑腿

一早上的时间,就这样直接过去了,糖葫芦的那肉皮子还是没有剁成末,萧然看了一眼,方才又开口说道:“好了,剩下的我帮你了,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去跑腿给我买酒去。”听到了这话,糖葫芦瞥了瞥嘴,直接惦着萧然的葫芦过去了。

萧然看了一眼,也都是哈哈大笑道:“看起来,这十天里,自己不用过去了,这还真的是不错呀!”萧然看着,也都是笑了笑,现在他可是真的说不出来有多高兴了,不过眼前的这些事情,好像还真的是不太好解决呀!

过了好一会儿,萧然方才又接着开口说道:“恩?看起来这个小子,这一次过去,会有一点麻烦呀!”萧然无奈的又是摇了摇头,一句话都不说了,看着酒楼,也都是一步步走了过去,现在说起来还真的是不知道究竟要说什么了。

他移动的速度,并不是很快

绝灭武帝第710章跑腿

,好像是这些就在他的预料当中一眼,萧然看着,也都是长长的吐了一口起,良久,方才又开口说道:“哎,这样的一句身体,就应该有这样的速度,才不会被发现吧!”萧然咳嗽了两声,慢慢的走了过去。

在那一瞬间,他都是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灵力扑了过来,萧然看了一眼,方才点了点头,自己绝对不会感受错的,不过这样的大能者,为什么要来凡界,难道也是为了弟子的事情?可这究竟是为什么?

“你可愿做我弟子,踏上修仙一道?”这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男子,不过虽然他有些沧桑,看过去还是比较年轻的,这究竟是怎么一个回事,没有人可以解释,哪怕是萧然自己,都是说不准的。

糖葫芦早就已经打过酒了,将自己的酒葫芦跨好,就要走出去,男子依然不依不饶,开口便是说道:“我问你,可愿做我弟子,踏上休闲一道?”糖葫芦好像在这一时间才感受到,他好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一样。

也就自然没有回复他的话,而是直接反问道:“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听到了糖葫芦的话,男子也都是在那里点了点头,感觉有一种东西,似乎悬浮了起来一样,萧然看着,也都是摇了摇头,不知道究竟是要怎么来解释了。

“我以有师傅了,不能拜到你门下了,还望海涵。”听到了他的话,男子也都是瞬间有些恼怒了,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萧然看了一眼,三劫期的修士,现在真的是足够强大了,萧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摇了摇头。

三劫后期,对他来说,又能够做什么,不过就是尔尔,不过可惜的是,现在的他,不过就是一道魂魄,三劫之后的修士,他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除非自己的这道灵魂,可以到七阶,不然的话,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可能。

萧然看了一眼,方才又开口说道:“哎呦喂,道友,看你这实力,应该还是没有到孩子不愿意,就要抢夺的吧!”听到这话,男子将脸转向后面,能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自己的身后,这究竟是何等大能者。

“哦?不只前辈到这里,所谓合适?”他自然是不知道萧然来这里究竟是因为什么不过现在看起来,还真的是不好说呀!毕竟萧然的实力,在那里放着。自己万一要是真的惹到他了,不要说是一身的修为,就是能不能回去,都是两说的。

“我?我来就是为了看看我这个弟子呀!你不知道,刚刚和他打了一个赌约,让他给我跑腿十天,给我买十次酒的,不过,你看,他这刚刚买完出来,你酒把他给截在了这里,不知道所谓何意?”萧然说话,不咸不淡,就是平平常常,不过男子在萧然在他的话语当中,都能够感受到那带来的威压。

“不知这是前辈弟子,多有冒犯,不知前辈,可远放皖北离去?”萧然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酒葫芦,伸手间,便是看到葫芦直接飞了过来,萧然看了一眼,方才又开口说道:“尔等,真的是够强的呀!既然在这里,还想要让我来放过你们,真的是太给你们脸了。”萧然看着,也都是吐了一口气。

“离开,没有问题,不过,也不是让你们完整的离开。”说话间,萧然双手上,就已经解印了,萧然也不是哪里的弱者,既然都已经欺压到自己的弟子身上了,这气,他可咽不下,最少也要发散记下。

“那么,前辈,你是打算撕破脸了?”听到这话,萧然也都是要听大笑,说说,在这三千路上,还有多少人,是他萧然惹不起的,恐怕就是一个门派,都没有了,如今的他,就是遇到真仙修士,就是斗上百个回合,都不是什么问题。

就更不要说这眼前的一个三劫的修士了,萧然看了一眼,也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试问三千路,还有何人,是我弑,惹不起的。”听到这个名字,男子的身上,都是有几分的颤抖,强词道:“不可能,弑绝对不是你这般模样……”

“哦?是这样吗?告诉我,难道你真的是看到过弑吗?”听到了萧然的话,他开始梗塞了,不知到现在,究竟要说点什么了。

萧然吐了一口气,方才又开口说道“留下一臂,自己离开吧!”萧然那种君临天下的语句,让男子听到,都是很不舒服,在他的身体上,那一圈圈的灵力,都已经涌动了出来

看到这里,萧然又是一笑,暗道:“真的是想要不死不休呀!好,十几年的时间了,除了在紫云上上发威一次,到了现在,还真的是没有撒过疯了,今日,便拿你开刀吧!”萧然既然敢说,就一定会敢做的。

他身体当中的灵力,没有意思要涌动的迹象,在那一刻,他的容颜,终于是喽了出来,似乎这个师傅让糖葫芦也都是没有大多的震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