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第一百二十五章那画面可

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那画面可称之为血崩

梅莉莎是培罗教廷候补的圣女,虽然前头有着候补两字,但职位比起普通的神职人员已经高上许多,当然年轻的梅莉莎并不在乎权利还是话权什麽的,之所以会争取圣女这项职称,为的还是那优渥的奖金,福利制度,还有特殊节庆的额外休假……等等之类的,梅莉莎还听说若日後能升职为正牌圣女,每月补贴金额还能再翻倍,这也是支撑着梅莉莎过去能够挺过数坎坷训练的大动力

先提及下教廷的圣女制度吧,每届圣女的任期为十年,而当该届的圣女卸任後,教廷便会立刻在十六岁至二十岁之间的候补圣女中选出任圣女上位,而退役的圣女则可自由选择是要离开教团,或是成为神职人员继续留在教会效力

圣女的工作职责包括劝人为善,游说民众入教,以及代替主教级人员出席各项活动,先前曾提及的说话权自然是有,不过一般圣女都不会掌握任何实质权利,在公众场合主要的三项动作分别为微笑,挥手,打酱油,说穿了就是个人形活招牌,不可能接触到教会太过机密的事项,是故任期结束教会才会如此爽的放人

似乎扯远了,总之让我们将视线先回到梅莉莎身上,要知道这位候补圣女现在心情似乎不那麽的美好

往前走几步,接着恨恨地将地上的小石子踢得远远的

烦躁的心情已经难以压抑,使得梅莉莎几乎将圣女课程中所学到的礼仪给忘得一乾二净,毕竟她本来就不是那种文雅型的少女,在候补圣女中也是属於比较野的那一类

为什麽我要负责跑腿啦!嘴里不悦的低语着,梅莉莎拿起了离开教会前,由主教亲自教到她手上的纸条

尽管主教一脸慎重的交代,但梅莉莎却始终法将心力投入到这项任务当中

纸条内如容如下:

乐分享餐十份,劲辣鱼腿堡套餐五份,起司热狗堡套餐六份,饮料清一色为红茶,其中四杯要去冰

是的,纸条里写着的并不是什麽重要内容

关于成为魔王这件事第一百二十五章那画面可

,实际上这只是今天培罗教廷留守人员的午餐清单

堂堂候补圣女居然沦为了跑腿,这说出去还有人信吗?!

……其实还真有人信,不过这一切的根源必须追溯到数周以前,在此就先不提了,反正就是自从某名少女入城之後,城内所有教会都兴起了一阵不小的震荡,然後就是各教会中的候补圣女一瞬间大贬值,梅莉莎甚至还听说教会内许多姊妹如今已经在考虑是否该在候补圣女这一职业跌停前先行转行

不幸的是那名话题中的少女今天拜访了梅莉莎所在的培罗教会,像今天教会人员的午餐就是由她所指定的

仔细想想这麽说又有点过了,可能那名少女当时也不过是随口一提,但她却不知道自身的话语拥有多麽大的能量,於是也就导致了梅莉莎的跑腿事件

传单上的地址写明说餐厅的地点位在美食街的中末端,不用入店便可迅速点餐和取餐的得来速服务看起来倒是颖,不过取决於一家餐厅好坏的点终究是食物的好坏

这家有着一个大大字招牌的餐厅是几天前刚在美食街开幕的,梅莉莎本人还尚未去过,毕竟人家还正处於开店期,尝鲜的客人总是把店家给塞得满满的,若不是接到跑腿任务,梅莉莎不知道还要等上多久才会踏入店里

在前往美食街的路上看到了一名抱着吉他的吟游诗人坐在喷水池边发呆,对方身上浓厚的哀愁气息不禁让梅莉莎多瞥了几眼,对方戴了个眼罩,黑发黑眼估计是他显眼的外貌,除此之外倒是挺普通的

大概又是个落魄的吟游诗人,摇了下头,梅莉莎低下头继续赶路

───────────────

感受到外人投来的目光,我抬起头回望了对方一眼,不过却正好错开了视线交集的机会,只看到一名身穿神职服装的女性步从我前头走过

深深叹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麽自己会跑到这儿来发呆,明明速食店这才刚开幕,还有很多东西是我这名魔王得负责处的

露薇卡我倒是不担心,她每天尽是在城内各处教堂之间奔波,却也不知道究竟是在忙些什麽,不过人家教会都会提供午餐给她,既然他们愿意替我分担伙食,那就任由露薇卡去折腾他们吧

入城事件引起的风波到现在的影响都还没消弥,还记得我之前结束和碧翠丝的会面後返回旅店,看到的居然是人山人海的教会劝诱大军,害得我不得不带着露薇卡连夜撤离该处

谈到碧翠丝,却也勾起了我不堪回忆的一段过去,只能说我现在之所以会陷入这种莫名哀愁的文青状态,和碧翠丝有着很大的关联

也多亏有了和碧翠丝商谈的那段经验,我现在才知道媚药这种东西哪怕是催吐,药效这种东西也是吐不出来的

假若碧翠丝不是合法幼女的话,我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名性犯罪者了吧

一直以来我对萝莉与幼女之间的划分都太过模糊,但如今我终於有了个准确的标准,所谓萝莉应该是身体正值发育,逐渐往少女阶段[,!]迈进的女孩,而幼女则是第二性徵根本为零,彻头彻尾的孩童

回想起来,被幼女下药强上什麽的真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噩梦

别说我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这种话,打个譬喻,那段过程差不多就像是把一颗拳头硬生生塞进鼻孔里头,我相信只要还是个人,内心都会有强烈的愧疚感和罪恶感

那画面可真的是血崩,对,不是流血而是血崩,可怕的是那名某处被狠狠捅爆的幼女彷佛没有痛觉一样,面對这样的伤势不过是起身拿药水随便朝伤处抹个两下,然後就又回到原位坐下……

岔个题外话,虽然这可能只是我的取样数太少,但异界的女性好像对骑乘位情有独锺

──────────────

杂谈:

各位好久不见~这里是旅行回来的猫宽

总之从今日起恢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