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碧海丝线串起的珠片散文

——题记

1978年,冬天。一大早,奶奶就把我从热烘烘的被窝里抽出来,给我套上了只有过年才穿的红花布罩衣,又把我乱蓬蓬的头发梳光,就让我坐在门槛上等妈。

天很冷,院子里的麻雀,在那棵老槐树上,“唧唧喳喳”的叫着。我扔一块石子过去,它们“哗”一阵喧嚣,就飞走了。

我的头上,裹着一块难看的花布。本来,我是想要一条围巾的,但那是多么奢侈的事呀。只有插队的那些知识青年的脖子上,才见过那红、白、黑条子,毛茸茸、棉乎乎,要多好看有多好看的拉毛围巾。有次,偷偷的摸了一下,舒服的好久都不想放手。那种温软和舒适,终生难忘。我还想要一个口罩,白纱布的,用一根白绵线绳绳拴在脖子上。用时拉上去,不用了,就神气的挂在脖子上。但我是不可能拥有的,因为只有在队里当会计的小叔叔,才能从知识青年手里,不知用什么东西换来了一个。挂在脖子上,神气的在村子里走来走去。那时,他喜欢上了村里的姑娘杨英英,常把自己的球鞋刷得净净的,还涂上一层白鞋粉。我用那个白粉在墙上画画。

在他不注意的时候,我悄悄的戴过一次口罩,散发着一种医药味。不过我觉得象磨面的驴嘴上戴的那个嘴笼子,也就不怎么羡慕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妈回来了。她借来了队里一头青色小毛驴,把它套在了三爷家的架子车上。小毛驴“唋唋”的叫了两声就上路了。一路上,它“嘚嘚”、“嘚嘚嘚”撒开四蹄跑得很欢。我把头藏在妈妈怀里,听妈心情愉快的哼着“解放区的天,蓝蓝的天”,声音越来越轻,后来我可能是睡着了。

半月天前,家里接到了远在东北当兵的三叔的信,说是他从部队上托人买了一台标准牌缝纫机,从火车上邮寄过来,让我们去取。听到这个消息,妈和奶奶非常高兴,天天都在念叨缝纫机样子。我用心听,也想象不出那是一个什么东西。但我知道,那是用来缝制漂亮衣服的,也就天天盼着了。

我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奶奶当家,父亲、三叔在外工作,妈、三婶和小叔在家务农,这一大家子,加起来就有十几号人。一年的衣服鞋子,基本上由妈来做。所以,从记事起,就觉得,妈每天晚上都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做针线,纳鞋底。奶奶不会做衣服,她只会在自己的大襟衣服底下,用粗针大线,缝上一个特别大的兜兜,装一些常用的东西。

妈是我们那个地方出了名的巧手媳妇,逢年过节、农闲时节,总有大姑娘、小媳妇来找她裁衣服、做裤子,画鞋垫儿。不过那个时候,布料都是凭票供应的。只有到了年末,人们才做一些新衣服,颜色都很单调,大都是灰色或是蓝色的。质量以丝布、斜布、棉布为主,后来,有了的确良。偶然看到的一些颜色,是姑娘出嫁时用的红色了。样式很单调,就是中式的对襟罩衣,或是大腰的裤子,后来,出现了西裤。奶奶就穿那种大裤腰裤子,黑布做的,腰上是一圈白布。裤腰和裤子一样宽,腰带一解开,裤子就掉下去了。而这些衣服,全是用手工缝的,所以做一件衣服,就得用上一月半载的时间。

妈白天忙农活,晚上就在煤油灯下缝衣服、做鞋子。常常累死累活,也做不完一家人的衣服。

没有人见过缝纫机。爹在城里上班,见过的,就一直想给妈买一个,但找不上关系,批不上票,听三叔在东北能买上,我们就天天盼着这个宝贝了。

小毛驴大约走了半天的功夫,就到了黄羊镇车站。妈拿出了货单,一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人,从一大堆的货物中,取出了几个用铁钉钉死的木箱子,我们就拉回来了。

小叔在家已经早等不及了。他用斧头,几下子就劈开了木箱,里面是一个台面、两个支架,还有一个缝纫机头,另外一个小盒子里装的是缧丝刀、说明书、和给缝纫机加油的小壶。

队里的人,听说我们家买来了缝纫机,都过来看稀奇,但谁也不懂怎么才能把这一堆七零八落的零件组装起来。小叔拿着说明书,足足的琢磨了三天,才把缝纫机组装好了。

“哒嗒、嗒哒哒”、“哒嗒、嗒哒哒”多么好听的声音呀。妈很快的学会了踏缝纫机。于是,一个下午,或是一个晚上,一件平整漂亮衣服就做成了。

那时候,我都成了学校里的人物了,同学们每天都关注我。赞赏那些用缝纫机做的衣服。我非常骄傲,走起路来都是轻飘飘的。

那一年我八岁。

八零年,农村实行制,我们的大家庭也解体了。叔叔们各立门户成了家。标准牌的缝纫机,跟着奶奶入住到了我们家。

十七英寸黑白电视机

小时候,我对挂在家里柱子上的那个有线喇叭,非常不可思议,我搞不清楚,那里面的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时间一到,里面就有人开始说话。还隐约记得,那个时候广播里的一些内容。什么“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等等我听不懂那些话语。

我最喜欢每天下午4: 0分的小喇叭广播,还清晰的记得那个童音,“嘀嘀嘀、嘀嘀嘀,小喇叭开始广播了”,每当那个时候,我就会第一时间赶到,认真的听播音员讲述,各种各样,有关小朋友的有趣事情,还学会了许多歌曲。

奶奶却不让我们听。她认为,既然我们能听到广播里面的人的声音,那么广播里面的人,一定也能听到我们的声音,因为她害怕我们在家里说错了话,让别人听到,是要挨批斗的。那个年月,人们动不动就放下生产开批斗大会,一句话说错,就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队里有一个少年,有一天他路过队里开会的主席台,看到一群驴正逍遥的晒太阳,他觉得很好玩,就顺口说了一句:哈哈,主席台变成晒驴湾了。不料,这话正好被一个路过的有心人听了去。第二天,这个可怜的少年(他是地主家的后代),就被五花大绑押在主席台上。他的头上,戴着一顶高高的纸帽子,上面写着“反革命分子”五个大字,脖子上,挂着一块大石头,被人按在主席台上用柳条狠狠抽打。那个年月,人的命很贱,几下子就被折腾的奄奄一息了,不过没有死掉罢了。

尽管奶奶不让我听,但我还是想方设法的听了很久。我想的是,什么时候,才能看到广播里面说话的人呢?

小学毕业以后,我跟着父亲到外乡上学。在那里,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了电视机。有一天晚上,父亲说要带我去看电视。什么是电视呢?我想。父亲带着我到了乡政府,一间屋子里,几十个人,正围在一个黑色的匣子,看里面的节目。里面既有声音也有图像,不过是黑白的。放的电视剧是《野火春风斗古城》,很好看,有二个女子,一个叫金环,一个叫银环。我们一直看到电视里出现了“再见”二字,又出现了“沙沙”的雪花声,才离开了。

那时节,好象也没有什么作业。于是,天天晚上,我都去乡政府院子里看电视,有时是电影,有时是。有一天晚上,大人们说中央在开“十一届三中全会”要包产到户了,合作社也要改制了,自己可以开商店了……等等的话题,说这些的时候,大人们的脸盘红膛膛,很高兴的样子。但我不爱看开会,于是我就早早的回去睡觉了。

我们家有电视,是一九八二年的事情。爹从城里买来了村里的第一台电视——北京牌十七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电视买来的那个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电视机前看,直到很晚很晚才睡下,奶奶一夜没睡的守着电视。她说电视真好看,她不守着,电视里的人就都跑光了,以后就再也看不上了。

进城的公交车

上初中的时候,我随父亲到武威城里读书,每一、二周回家一次。

那个时候,进城得到十几里地的车站坐火车。火车每天一趟,早上十点到站,下午七点左右返回路过。

从家里到那个车站,要步行二个小时时间,才能到达。车站叫上腰墩,停车两分钟。每当火车从东南方向轰隆隆地驶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害怕的要命。我害怕那个庞然大物,会突然脱轨跑掉,再加上要命的二分钟。但火车总是故意停在离我们好远的地方,车一来,父亲就拉着我的手拚命追。又不是什么正规的车站,也没有什么象样的站台。火车门子简直就悬在半空中,我得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爬上去。列车员冷漠的在半空中瞪着眼睛,我简直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上了火车,火车狠命的前后一摇晃,才往前走,人一不小心,准会来一个狗吃屎。人多了,就要站在两截火车的接头处。一开一合,好象要断气了似的,吓得我的心蹦蹦乱跳。

冬天,周六回家。下了车,好象是七点左右,天全黑了。

我“咚”的一声,从半空中落到地面上。眼前,一片漆黑。车站的四周,就是腾格里沙漠。风“吼吼”的刮着,车站的南面,是一片坟地。回家必须穿过。有时,远远看到一闪一闪的磷火,令人毛骨悚然。我顺着家的方向猛跑,害怕,就自己唱歌壮胆。在半路上遇到前来接我的奶奶,就扑到奶奶的怀里大哭,说自己再也不去上学了。奶奶骂爹狠心,送我到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但第二天早上,又给我煮了鸡蛋,催我起来去坐车。

一九八六年,村外的公路上,终于有了进城的班车。虽说一天只有一趟,但对我们来说,真的是太幸福了,那一天全村的人,都来到村口,给过路的班车放炮,人们把路上的石头捡的净净的,天天盼着班车走过的那一声喇叭响起。而我那时已初中毕业,再也不坐火车了。

共 491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从记事的时候起,家里就添了缝纫机,而且还是标准牌的。以后又添了黑白电视机。到了初中毕业,村里又通了班车。作者所取材的正是那个艰难的岁月里的几件事,在今日看来,似乎微不足道,根本不值一提。但在那个年月里,这几样家业却是相当的奢侈品了。那时的标准机子上海表,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系,那是绝对搞不来的。作者此文如实地记录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状况,是一篇难得的好文!推出共赏!谢谢赐稿碧海!( 谢石)【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51557】

1楼文友:201 - 16:22:52 多谢编版,祝你快乐

2楼文友:201 - 16:58:01 欢迎西凉雪版主加盟碧海,碧海会因为您而更精彩!(早上听溪洋提起您 游记版版主。没想到下午就看到文章了,唯有欢迎的姿态迎接版主大驾光临!顺便看了版主的文章,文笔很含蓄、清丽。)

就题目而言,我就超喜欢了《丝线穿起的珠片》很诗意。一篇文章文章贯穿了时代变迁,浮浮沉沉童年里,那一颗颗珍珠被记忆的丝线串起,有了向往美好、幸福的模样。很真情的文字,欣赏了。

希望能看到西凉雪版主更多佳作!问好!祝福深深!

回复2楼文友:201 - 22:27:27 多谢版主的厚爱加精,在此相遇,很珍惜,祝快乐

楼文友:201 - 21: : 9 欣赏佳作,问好,祝福。

回复 楼文友:201 - 22:28:07 问好朋友,祝你快乐

4楼文友:201 - 2 :4 : 6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祝贺精品,名至实归。额!(*^__^*) 嘻嘻 先告知您一声:俺是碧海玩的主,小虾米。不是啥版主。这里的社长是一叶秋(简称叶子、叶总)加精是江山系统才能加精。(没我啥事(*^__^*) 嘻嘻 )主要还是您文章写得好。谢谢您的祝福!期待您更好!

5楼文友:201 - 17:42:55 佳作欣赏,问好西凉雪老师,祝福安好!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6楼文友:201 - 22:51:56 欣赏佳作,问好西凉雪 老师,祝福愉快!

宝宝不消化肚子疼怎么办

儿童健脾粥

宝宝不消化食疗法

女性晚上多尿怎么回事
老年痴呆症什么症状
3岁小孩咳嗽有痰吃什么好的快
友情链接